第 1-10 条, 共 201 条.
艺术节,热闹和门道本刊记者 黄靖芳

  需要艺术,所以需要舞台,一座剧院能成就一座。

2019-06-26 收藏本文
他们不是“痴呆”,他们只是生病了本刊记者 魏含聿 发自深圳、北京、上海

  一个得到良善治理的社会,一定是尽力让所有人、包括老人都活得有尊严的社会。

2019-06-26 收藏本文
在英国,没人知道鸦片战争本刊记者 荣智慧

  国家地位、民族尊严既能碰到民族主义的敏感神经,也将揭示侵略者和被侵略者如何“选择性”地记忆或遗忘历史。

2019-06-26 收藏本文
张居正触碰的游戏规则本刊记者 石勇

  所有人都可以利用社会游戏规则来博弈,哪怕本人的实力不行,但还有规则、人心。

2019-06-26 收藏本文
百度“陷阱”本刊记者 李少威

  在当代技术背景下,垄断性的搜索引擎与陷阱式的医疗作恶行为结合,冲撞的既是人们的道德直觉,也是人们对不受伦理制约的技术的深层恐惧。

2019-06-18 收藏本文
Vlog蠢动本刊记者 何焰

  将镜头对准自己的脸,拍摄一个Vlog,这也许是一种反抗的动作,反抗空巢和孤独,反抗同一化。但谁敢对它期待太多?毕竟Vlog目前最大的价值,仍旧是娱乐价值。  

2019-06-18 收藏本文
台剧重生本刊记者 何焰

  对岸的电视剧导演、编剧们,在此时展现出了个人抱负、业务能力和社会责任感,他们值得我们重拾尊敬。

2019-05-16 收藏本文
《复联》的答卷:上帝死后怎样?本刊记者 董可馨

  在古代,神帮助我们生活;在当代,“神”推动我们消费。

2019-05-16 收藏本文
刘俊杰和不欺心的偶像剧本刊记者 魏含聿 发自上海

  “我并不是在炫耀喝矿泉水都要喝进口的。我想说的是,Evian是有味道的,但Volvic就一点味道都没有。真的懂得品味生活的人,一瓶水也会引发他的思考。”

2019-05-16 收藏本文
臧鸿飞与90年代的中国摇滚本刊记者 姜雯 发自北京

  90年代的音乐人是怀抱理想的,他们将社会责任投射到摇滚乐中,将理想主义的悲壮和浪漫化作音符和歌词,他们对时代不妥协,并希望藉由音乐去改变这个社会。  

2019-05-16 收藏本文